…………………………………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





王小峰说——
 
   

“……我看开幕觉得挺反讽的,我们祖宗留给我们的那点东西,能的瑟的没几样了,不能的瑟的也被房地产商给毁了,那个宏大的场景如此震撼,外国媒体几乎都在用“Magic”来形容这次开幕式,我们好像也特自豪,但是当这一页翻过去的时候,该毁坏的不是仍然继续毁坏吗。对了,这叫元素,所为元素就是用得着的时候撒点胡椒粉,用不着了就扔掉、忘掉。别老说你们看了《功夫熊猫》后就感到自卑,我们从来就没有自信过啊……”

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

而现在所谓的“复兴传统文化”,其实,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2008-09-07  21:31  阅读全文| 评论(0)| 引用Trackback(0)| 编辑 
文保史观诗一首
 
   

米拉拉——

巫鸿在对艺术品文物的所谓“原物”定义中

提出了一个文物历史物质性问题

其实就是说,艺术品文物有不可忽略的源环境价值

这点往往是美术史研究者所忽略的

东西进入博物馆后,其实已经脱离了他的源场所,它的历史性因此而大打折扣,这对于研究来说,也就是对象“真实性”的不纯

所以很多人会觉得雕塑馆里的造像很有疏离感

那是因为他们都离开了本来的位置

对宗教艺术品的欣赏,源场所是很重要的

无论是中国的佛教造像还是西方的教堂雕塑莫不如此

这是其一

其二便是现状的意义

周六我抨击了清末对云冈的修复
 
是一种损害

现在我不这么看了

我觉得这是石窟寺的一个纵向历史

是每个时代对石窟寺这种宗教产物的一种认识的反应

不能用审美观来评价历史

它也是石窟寺发展史的一部分

(mopp插嘴: 它更重要的是一个文献价值 就像敦煌的那些古绢 不只是书法)

米错

所以我们现在也使在书写历史

我们对石窟寺的保护修复

决定了将来的人如何评估今天的历史

还有一个观点,就是细部对整体的误读

这也是博物馆场所对艺术品文物的限定

**********************************************

这是我在这段时间听到的对我最有价值的好话了。对我而言,这谈的,不仅仅是对石窟寺的看法,也不仅仅是对文物保护的看法,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设计观。

特此存照。

米拉拉说,这些好话的源头是这里:http://www.douban.com/subject/3175195/

不妨读一读。

作者: 巫鸿
ISBN: 9787108028723
定价: 26.00 元
出版社: 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08年6月
 
 
  2008-08-19  18:00  阅读全文| 评论(0)| 引用Trackback(0)| 编辑 
耶稣基督 VS 理查三世
 
   

前天,在终于看了一场相比原著还算中规中矩的《达芬奇密码》之后,忍不住这两天又把铁伊的《时间的女儿》拿出来翻了一遍。自然,我仍旧投降了后者。

在我看来,在历史推理小说方面,仍然没有人能超越铁伊的这部。严谨缜密,恢宏大气。套北岛的一句话,若《时间的女儿》像一块金属,掷地有声,那么《达芬奇密码》就是一砣泥巴,稀里哗啦。当然,这算是一块彩泥,培乐多那种的。

可惜某些伟大的作品却总是难于搬上银幕,对于弱化情节的这部尤甚。合卷后我一直在想,要是它被拍成电影会怎么样?是如小说般熠熠生辉,还是枯燥乏味支离破碎?

《The Daughter Of Time》似乎从未被改编成电影过。是这样吗?

 
 
  2006-06-08  17:11  阅读全文| 评论(4)| 引用Trackback(0)| 编辑 
角度和态度——殳俏两则
 
   

……“挑剔是比较低的鉴赏阶段”,吃也从来就不是彰显身份的一个方式,只有在童年时习惯了锦盆玉食,在他们成年后才不会有对美食刻意的追求,和对品位刻意的培养。老先生一口咬定,那些会说“我只吃xx”或“我从不吃xx”的人一定不是真正的贵族。相反,只有那些从幼齿的挑食中走出来的人才会成长为友善而不做作的真正爱吃者,因为他一定更宽容,也更易于体谅。

——殳俏《小吃客》

……当你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四个以上餐厅要跑,而餐厅老板会吩咐主厨拿出看家本领为你捧出一道又一道精美的、好味的、香气四溢而又是免费的菜式时,你会理所当然地不想看到那些做砸的食物,并且认为它们都应该自己长脚跑去垃圾桶自杀。关于这一点,以安东尼博丹《厨室机密》改编的同名剧集中一位和男主角曾经有过一腿的纽约女食评家为我们做出了表率。尽管剧中的博丹在同她恋爱时也跟她妹妹上了床,尽管她被安排在一个靠近厕所的位置用餐,尽管她点的菜中不仅包含了烧焦的砸烂的压扁的甚至还有不慎混进了一个被切下来的人手指头的,但她仍然不抱偏见地做出了她的评价:“尽管只有很少部分的食物可以下咽,但这很少部分的食物却给了我味觉上的惊喜。当然咯,你也晓得,这是博丹干的。”

——殳俏《烧焦的,砸烂的,压扁的》

 
 
  2006-04-27  16:53  阅读全文| 评论(3)| 引用Trackback(0)| 编辑 
却是早春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wird wachen, lesen, lange Briefe schreiben
und wird in den Alleen hin und her
unruhig wandern, wenn die Blätter treiben.

——Rainer Maria Rilke 《Herbsttag》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里尔克 《秋日》

 
 
  2006-03-03  13:08  阅读全文| 评论(5)| 引用Trackback(0)| 编辑 

分页:共6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