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时间的房子 9
 
   

36. 澳门花王堂

两年前的今天,我是在澳门度过的。入暮时分走的最后一个教堂,就是白鸽巢前地的花王堂。其时,神父、工作人员和信徒们正在准备新年的祷告。教堂内没有开灯,大厅的一角点着一排红烛,火苗微微的颤着,照着一室昏黄的柔光,有一种特别的气场,平静祥和。

我一直以为宗教建筑最能称得上是“装时间的房子”了。信仰的力量在这个场所似乎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的累加。随着唱诗的乐声的响起,你那种沉稳厚实的质感便随着吟哦声荡漾开来,它绝不压迫人,反而如天鹅绒般柔暖。

*****************************

37. 澳门议事亭前地邮便局大楼

在澳门议事厅前地的三溜房子里,邮电局大楼是不一样的。其他的楼都有着典型的“澳门色”——那种非常艳丽的粉色系,而这一栋却是暗黄灰的水泥原色,乍一看不像是澳门的,倒像是上海外滩的某一栋。在议事厅前地的入口拐角,它被仁慈堂和民政总署这两栋雪白的大楼夹在中间,便更显灰暗陈旧。再加上这栋的立面是完完全全的古典风格,和周边简化过的折衷主义立面混在一起,就愈发显得老了好多年。

但其实这栋并不太旧,29年的建筑。仁慈堂早它24年左右,而民政总署则更是要早半个多世纪。在澳门的世遗建筑中,它是唯一一栋古典主义立面的公建。这是最值得纪念的。

*****************************

 38. 澳门风顺堂

风顺堂是澳门的三大古教堂之一,始建于16世纪中叶,19世纪中叶基本形成现在的规模。拉丁十字的平面,正立面左右各有一个自鸣钟楼和一个古老钟楼。06年去时,便是上述照片的模样,墙面粉刷自然斑驳,给整栋建筑平添了几分沧桑和斑驳。今年夏天重访,风顺堂外墙已粉刷一新。当然,作为保护的最好的老城区,粉刷的颜色自是原色,而不会像上海的老屋,每一栋都被披上原本不属于它的奇怪色彩的外衣。尽管如此,我乍一看新补妆完的风风顺老堂,还是有那么点不习惯,尤其其周遭仍是当年那些斑驳的老房,原本沉浸在环境中的这栋,便略显奇怪的突兀了出来。

*****************************

 39. 澳门雪地圣母堂

在澳门的教堂中,我觉得,形态最好的就是它。方形教堂和圆形钟塔的对比,立面形态上的错落,钟塔塔身的那个束腰,还有,还有那些精致的小小窗户。

这是澳门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内部还保留着当年的壁画。今年五月去的时候,恰有一个学生样的女孩在对这着些壁画做着讲解,边上一位老师样的中年男子,一边记着,一边指出介绍中的错误。堂内清凉如水,堂外是盛夏的阳光。

*****************************

 40. 澳门西洋坟场圣味基小堂

之前说过,西洋坟场的圣味基小堂是我最爱的澳门教堂之一,一是其小巧玲珑,二是作为一个墓地建筑,它没有丝毫阴森之气。

那天接近傍晚时分,我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教堂内缓步走上二层的钟楼。午后的阳光透过三叶草花窗在粉白的墙面上投下美丽的光斑,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在墙面上悠然而缓慢的游走着,从亮白到金黄,从金黄到橙黄,而那口钟,就在这不断变幻的光影中悄然静挂。这是我度过的最美妙的一个等待新年的午后,在两年前。

各位,新年快乐。


 
 
 @ 2008-12-31 19: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新年快乐!:)
 
oldphoebe  (http://oldphoebe.spaces.live.com)   发表于   2009-01-03 01:02:00
 





…………………………………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