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保史观诗一首
 
   

米拉拉——

巫鸿在对艺术品文物的所谓“原物”定义中

提出了一个文物历史物质性问题

其实就是说,艺术品文物有不可忽略的源环境价值

这点往往是美术史研究者所忽略的

东西进入博物馆后,其实已经脱离了他的源场所,它的历史性因此而大打折扣,这对于研究来说,也就是对象“真实性”的不纯

所以很多人会觉得雕塑馆里的造像很有疏离感

那是因为他们都离开了本来的位置

对宗教艺术品的欣赏,源场所是很重要的

无论是中国的佛教造像还是西方的教堂雕塑莫不如此

这是其一

其二便是现状的意义

周六我抨击了清末对云冈的修复
 
是一种损害

现在我不这么看了

我觉得这是石窟寺的一个纵向历史

是每个时代对石窟寺这种宗教产物的一种认识的反应

不能用审美观来评价历史

它也是石窟寺发展史的一部分

(mopp插嘴: 它更重要的是一个文献价值 就像敦煌的那些古绢 不只是书法)

米错

所以我们现在也使在书写历史

我们对石窟寺的保护修复

决定了将来的人如何评估今天的历史

还有一个观点,就是细部对整体的误读

这也是博物馆场所对艺术品文物的限定

**********************************************

这是我在这段时间听到的对我最有价值的好话了。对我而言,这谈的,不仅仅是对石窟寺的看法,也不仅仅是对文物保护的看法,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设计观。

特此存照。

米拉拉说,这些好话的源头是这里:http://www.douban.com/subject/3175195/

不妨读一读。

作者: 巫鸿
ISBN: 9787108028723
定价: 26.00 元
出版社: 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08年6月

 
 
 @ 2008-08-19 18:0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