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祭
 
   

记得自己中学做文字梦的时候很迷青年报的红花版。那里面大多是大学生们的习作,诗歌,散文,小说都有,当时自己读起来,觉得文笔好的不得了。差不多是91年吧,我应该是高一,那年圣诞前3,4天,上海也是下了一场大雪,漫天漫地的白。打雪仗之余,手捧报纸,却读到一篇《借问飘飘雪》,淡淡的慨叹着那些如今已无法再实现的少年梦想。当时看过之后赞叹的是用层层叠叠的叠词和排比以及低徊往复的长句所营造出来的岁末年终那些琐琐屑屑的心情和那种欲说还休却又忍不住一说再说的无奈。但是作者的那份在格子背后的心情却是那个头上还冒着汗珠,脸上兴奋的犯红的我无论如何体会不出来的。

前几天大雪我忽的又想起这一篇来,晚上11点钟的时候像个神经病一样的跑到冰窖似的书房翻寻当年的剪报。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第二天本想自己写吧,但工作却忙了起来,就这样一拖一拖的,终于雪也化了,天也慢慢暖了,心情也就没有了。

原本还想写了作为自己的三十岁祭的呢。心里暗自苦笑。

想起那年深秋的下午,我和小咪子在明永冰川下犹豫,究竟要不要再骑一整天的马去看一看美丽的圣地雨崩?最后还是因为怕回程时间不够,决定告别美草原、雪山和神瀑,折反回德钦。路上我安慰的说道:这样很好阿,不要一次把所有的路都走完,留点遗憾下次就会再来。遗憾是留下了,可是真的会再去吗?我不知道。

其实世事就是这样的,离开往往就是意味着真正的离开;而留下,往往也就是意味着真正的留下。而在决定方向的那一刻,无关乎其他,真正关乎这个节点的只有单纯的选择而已。

说起来不过那次的回程也不错。既然做了那个决定,就索性放慢了脚步。于是我们看着烟雨迷蒙的大理,听着朴素的纳西古乐,安安心心的度过了两天柔软的时光。尽管没有让人心震的雄壮,却也是另一番滋味。世事哪能周全,能有幸沿着一个确定的方向走下去就已经是幸福。最可怕的就是没有方向的时候自己过得像一个钟摆,不停的在两个端点摇来晃去,等最后走不动了停下来一看,却还是在老地方。

那篇越来越远的三十岁祭就让它去吧。就向高一的那场雪没有让我来得及在纸上留下什么一样,过去的这场也不一定强要留下纪念。明年还会有的,也或许还要再等10个明年,没关系,毕竟前面还是会有我喜欢的白茫茫的天和地,我相信。


 
 
 @ 2005-01-07 04:2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下周就来了~
 
mopp  (http://mopp.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09 20:01:59
 
   

你一定很喜欢雪吧,还很懂得去把握去珍惜。有时间回沈阳,来看看沈阳的雪。
 
dream418  (http://dream418.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1-09 00:16:40
 





…………………………………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