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喜与硬伤
 
   

上周末卧病在家,除了睡觉就是蜷在沙发里看《天龙》,说实在的,就我看的这几集来说,这部拍得还算不错。第一,选角算是到位。除了慕容复的扮相我觉得太过偏向阴鹜之外,其他都不错。第二,忠于原著。我拿着金老的小说比对台词和场景,几乎没有出入。

昨晚江苏台播最后一集却看出一个瑕疵。原著是雁门关萧峰退辽自尽一场在先,慕容复发疯竹林称帝一场在后;而电视剧为求有个有力的收梢前后互换,这无可厚非。原先雁门关一役并没有王语嫣在场,但是由于出于大结局需要,这场加上她的戏份也很自然。但坏就坏在段誉一行人在大辽救出萧峰的时候,阿紫(?记不清了)向萧峰介绍王说是段的妻子。剧本这样写我想是因为考虑到观众都希望看到段王两人的感情有个最终的说法,说白了是讨喜观众。但是事实上这句是凭白添了一个硬伤,试想段誉和王语嫣双亲刚毙命不久,何来以正身份?规矩是要服孝三年,大理行儒礼,想必也会遵守。要说是一句随口的玩笑话,按当时当地的情形也是有问题,何况彼时段誉已然是一国之主,边上又有重臣随伺,而王语嫣本是大家闺秀,家教不谓不严,若是名分未定的玩笑,也不可能像电视剧里笑的那么坦然。

其实即有之前枯井内情定三生,又有段母解了段誉身世之迷,化了这段痴情中最大的一个疙瘩,本无需赘言,只是原小说中结局本是段誉王语嫣一行马蹄落落去向大理,途中遭遇发了疯的慕容复。一来是个有为和无为执著和放下的错位对比;二来写两人同行,虽不著一字儿女私情,但两人的情感归宿已荡然纸上,读来余韵袅袅。而电视剧为求壮美,颠倒了剧情以后怕雁门关一场交待不了这段感情,是故在前添了那么一句,本是应该,却不小心添出了一个硬伤,颇令人惋惜。


 
 
 @ 2004-12-06 09:2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