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杨生煎
 
   

说起来我自己一直对生煎怀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对于食肉动物的我来说,它几乎是我儿时点心的奢侈品。那时候我住在姥姥家,印象中只有在家里来了自家亲戚的时候才会用一个小钢盅锅买上一点,作为招待客人的点心。每当姥姥捧着锅子回来一开盖,我的狗鼻子闻到那股香味的时候便再也忍不住了,我想我那时候的馋相在大人们的眼里一定是又可笑,又可爱的。

记忆中小时候的生煎的味道是最好的。薄薄的皮,底焦黄焦黄脆脆,上面还有翠绿的小葱和好多香香的白芝麻。轻轻的咬一口,满嘴鲜美的汤汁,轻轻的把汤汁小心吸完,便可以吃到那肉馅。过去的肉馅都是用猪肉做的,肥三瘦七,外面滑溜溜,咬一口不松不紧,又香又鲜。吃的时候蘸着醋,并不会觉得腻。所以往往我一开动就收不住口,直到大人发现我过量。

长大以后爸妈分了房子,有了自己的家,家里附近的生煎店被我扫了个遍,也没有再找到姥姥楼下那家的好味道。姥姥当然知道我这个馋猫的心头好,所以我每次去看她的时候总也忘不了去买个二两来让我解馋。我家小咪本来不喜欢生煎,在姥姥家吃过那个店子做的之后也开始慢慢的喜欢上了。后来姥姥走不动了,这个差事就交给了照顾她的阿姨。只是那家店子,数易其主之后水准也慢慢下来,不过依旧算是极好的;而我却是慢慢的去的稀了。

工作以后,小咪常常会帮我解这个馋。那时候她的单位离徐家汇不远,那边天钥桥路上有个门面极小的友联里面做的味道也算是不错。那次和她去吃过我赞过以后,如果她下班的时候路过,总会给我带上几两,然后快快回家让我赶紧趁热吃。那时候我们住在爸妈家,尽管晚饭也吃了不老少,而且经过一路的颠簸生煎已经半冷而里面的汤汁水也已半凝,但两个人挤在厨房里嘻嘻哈哈吃生煎仍是极开心和甜蜜的业余活动。不过说起来滋味仍旧差一点,小咪也这么认为。

后来我和小咪有了自己的家,工作渐渐忙了应酬越来越多,这样的时间越来少。再后来,小咪换了单位。这儿时的美味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也并不是吃得少,只是时下包括友联,丰裕,新亚,王家沙那些老的新的店子里生煎的水准和气氛再也让我回忆不起儿时的那种感觉。于是随着记忆的慢慢淡化,我也慢慢的变得不再想念。

所以在那个周五,当我在吴江路看到吃到小杨生煎的刹那,我突然会有种莫可名状的感动。那些有关生煎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对小咪说,你知道吗,居然离姥姥家边的那家店子只有不到10分钟的脚程。在那个周末的中午我和小咪挤在小店的夹层里吃了个饱吃了个够。记得小时候,大人为防止我吃过了头,还特别规定个数,从一开始的两个,到后来的五个,每次我不情不愿的时候,姥姥都会打圆场,再给我一块肉馅吃。而这些如今已是由舌尖勾起的温暖的回忆了。

而姥姥,也已经故去了。


 
 
 @ 2004-11-06 01:2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