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长梦,特别真实。梦是这样的:

梦开始的时候我似乎在自己的一个梦境中。有一个重伤的女子在雨夜在林子中间泥泞的小路上跑阿,跑阿,终于气力不支,倒地死了。雨越下越大,渐渐的地上有了积水,水慢慢没过那女子。雨越下越大,空气中飘满了雨雾,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在雨雾中...

慢慢的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屋里,小屋的外面有个小院。屋子的主人似乎有一个专门挖掘黑色小石块的小作坊,而开挖的地点就是他家的小院。中午时分,有工人在院子的一角掘出了一个骷髅头。那个工人吓得大叫一声,周围其他的人也一下子退到较远处战战兢兢的观望。有人让我过去看一下,我想我应该很害怕,但是我没有。我一步一步靠近那里,拾起来,让它正对着自己端详。我的手下意识拨开附近地面上的黑石块,又隐约看到一副胫骨。“这里有一副骸骨,说不定是完整的。”然后渐渐地来了一些人和我一起一点点把那块地上表面的石块和浮土清干净,一具完整的骨骼出现在我面前。

中间有一小段时间是空白,然后我们都到了屋子里面。骨骸被完整的平放在床上,我蹲在床边。我有点害怕,身上似乎有点点抖,但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凝视这它,感觉我应该不用害怕,这是一个和我很亲的人。我有手臂轻轻拖起它的颈椎,让她斜靠在我的臂弯里,呼唤它。(满奇怪的,我并不知道它确切是谁,不知道名字,但是我确实是在呼唤它)感觉它应该就是我梦中那个死在雨中的女子。接着,我开始哭泣,因为伤心,是真的伤心。哭了很久以后慢慢的的那女子的灵魂(?)脱离出了骨骼,灰扑扑的飘起在空中,不是那种没有色彩的灰色,只是感觉她像被笼罩在一层烟雾之中。她有着高高的颧骨和黑黑的皮肤。我觉得她是一个马来人。她亲切的和大家打招呼,然后看着我,(轻轻抱着我?)让我不要伤心。一阵子之后,她渐渐飘起,飘起,飘向窗户票到户外,然后似乎一点点的融化在阳光里。我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再次想起我的那个梦。没错,她就是她。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战乱的年代,她受到追捕。一天暗夜,终于逃出了包围圈,但是也受了重伤。天上还下着暴雨,她拼命地跑阿,跑阿,追后当跑到那个林子的时候再也支持不住了。她在一颗大树底下座了下来,看看表,凌晨3点了。四周死一样的黑,满天只有雨和落叶。她意识渐渐模糊,没有感觉到痛,只觉得眼睛越来越迷糊,气力被一点点的抽走。她不自觉的躺了下去,最后在还有一点点意识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不远处有个张散落的席子或是一张巨大的叶子,她用尽最后的气力把它盖在自己的身上。当头接触到泥土的一刹那,她竟感觉到有点温暖和安然,这也许就是她最后的意识了。

雨越下越大,渐渐的地上有了积水,水越涨越高,终于淹没了她。

那夜的雨把林子和林边的小路变成了一条小河,以后小河又变成了大河,再以后,河水慢慢干涸,然后被填平,人们开始在上面建立村庄。而她,就一直躺在那里,直到我的出现。

然后,我醒了。


 
 
 @ 2004-09-25 22:2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






用IM提醒我内容更新

订阅到Google阅读器

订阅到鲜果阅读器

订阅到抓虾阅读器